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党团驿站 > 今日头条 >

开国中将孙继先之子:“红二代”标签是文革思维翻版

发布:2015-05-25 09:15:14  来源:先锋家园网  评论:(0)条  字号:T|T

开国中将孙继先之子:“红二代”标签是文革思维翻版

2015年5月19日,八路军129师第二旅旅长孙继先之子孙东宁接受新京报采访时,谈到了父亲对整个家庭的意义和影响。新京报记者 周岗峰摄

人物小传

孙东宁(63岁)八路军129师山东纵队第2旅旅长孙继先之子,解放军总参谋部退休。其父孙继先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,酒泉卫星发射中心第一任司令员,济南军区副司令员。

关于抗战

两个姐姐在战争中遇难

新京报:父亲经常给你提起抗战吗?

孙东宁:他提起的少,可能是心里有块疤。抗战期间他的大女儿,也就是我的大姐被日军杀害了。

新京报:当时是什么情况?

孙东宁:那是1941年,百团大战刚刚结束,我父亲在山东反“扫荡”,正赶上我大姐出生,部队行军不能带孩子,只能放在莒县一个老乡家。后来汉奸告密,老乡和大姐都被抓走了,我父亲托莒县的地下党把老乡拿钱赎出来,大姐被鬼子杀害了。他心里挺愧疚的,倒是我母亲十分坚强。

新京报:你母亲当时是什么表现?

孙东宁:1942年沂蒙山区转移时,母亲分娩走不动路,当时鬼子快要追上来,情况危急,她从战士手里夺下了两枚手榴弹,打算和鬼子同归于尽。好在当时的卫生队长下了死命令,让战士救回我母亲,生下我二姐。可惜二姐在1949年随军南下时,在宁波被国民党的飞机炸死了。

新京报:父亲的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?

孙东宁:比较大的影响是我们对军人肃然起敬。我和另外四个兄弟姐妹,都是新中国成立后出生的,也都当了兵。

军人情怀

我当兵没沾父亲一点光

新京报:以你父亲的身份,你在当兵时会不会受到照顾?

孙东宁:父亲对我们管教十分严格,他最讨厌走关系走后门。问心无愧地说,我当兵没有沾他一点光。我当的是总参谋部的测绘兵,被分到新疆边境绘制军用地图,一待就快十年,根本没人知道你是谁。

新京报:在边境当兵,比较艰苦吧?

孙东宁:测绘部队条件极为艰苦,最高上过海拔6000多米的雪山,都是无人区。1974年我们测绘兵在雪山上连续走了28个小时,因为测绘士兵在不同的位置,谁出事就开枪,我晕倒在山顶上,手枪扳机都勾不动。我比较幸运,被附近的战友发现救下了。

爬雪山,过无人区,沙漠里喝自己的尿,什么苦都受过。

新京报:这些遭遇你父亲后来知道吗?他怎么看?

孙东宁:我父亲知道后也没说什么,他常说革命意志都是吃苦吃出来的,说你想想抗战时期的老百姓,那么困难还把粮食贡献给八路军,当兵吃这些苦算什么。

新京报:在你眼中他是什么样的人?

孙东宁:严格,勤俭。上世纪60年代,我父亲干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司令员时,家里来了客人,父亲都不让去招待所,只能在家吃饭。他说招待所是公家的,客人是咱家的,不能去公家的地方吃饭。

那个时候他一个月工资300元左右,在大西北还有300元地区补贴,加起来非常高了。他觉得实在太高,要求主动降工资,把自己的地区补贴砍了。

另外他又很豁达。1990年他去世前,在病床上跟我们开玩笑说,医生的话只能听一半,不能全信,死就死了。

关于日本

自家人不许去日企上班

新京报:如何看待现在的抗战剧?

孙东宁:现在很多抗战电视剧,不尊重历史。手撕鬼子、裤裆藏雷、八路军百毒不侵,把打仗弄得跟开玩笑似的。

新京报:你觉得开玩笑似的“抗战神剧”会带来哪些问题?

孙东宁:我感觉是我们在宣传上出现了问题。实际上日本人非常凶残狡猾,我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才打赢了抗日战争,如果敌人像电视剧上那样愚蠢,我们打一支愚蠢的部队都用了八年,我们成什么了。

新京报:如何看待现在的日本?

孙东宁:我母亲现在对日本人仍然没有好感,因为她女儿被日本兵杀害了。我记得2000年前后,我的外甥学软件开发,在日本一家公司实习留下工作,我母亲极力反对,感觉我外甥去日企上班像当汉奸一样。

新京报:现在看会不会显得狭隘?

孙东宁:不会的。如果日本不能像德国一样对历史有清醒的认识,那么他们是不可原谅的。我能理解母亲的心情,我外甥也比较认可,就没留在日企。

关于“红二代”

贴“红二代”标签不公平

新京报:作为将军之后,你如何看待现今“红二代”的称谓?

孙东宁:我觉得贴“红二代”的标签,有点挑拨各个阶层关系的嫌疑。“老子英雄儿好汉,老子孬种儿混蛋”,红二代这种说法是“文革”思维的翻版,是另一种出身论,对红二代和所有人都是不公平的。

新京报:“红二代”的标签也给你带来了光环。

孙东宁:不能否认,“红二代”的身份给我带来了荣耀和光环,但就是这种光环,反而自己的一言一行更加谨慎。

如果“红二代”承认自己是所谓的“红二代”的话,那么做人做事都该以身作则,弘扬正能量。

新京报:你自己对弘扬正能量上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事例吗?

孙东宁:今年5月20日,我回老家山东曹县探亲,家族不少人找我托关系,孩子上学、当兵、找工作之类的,吃饭的时候我和他们说,我们老孙家不管以后有没有人当大官,发家致富只能走正道,托关系走后门不是老孙家的传统,这样只能害了彼此。

新京报:在弘扬正能量上你还有哪些建议?

孙东宁:不可否认,社会上各阶层都存在各种各样不良的社会风气和扭曲的社会现象,这需要政府和民众一起反思,建立全社会公平廉洁的用人机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