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党团驿站 > 今日头条 >

四川一男子参加朋友生日宴后醉死 同桌14人被判赔11万

发布:2015-05-26 16:28:57  来源:先锋家园网  评论:(0)条  字号:T|T

日前,德阳中江县清河乡司法所调解了一起纠纷,一男子参加朋友的生日宴后醉酒死亡,家属要求参与酒局的同桌14个人全部赔偿,经过调查,司法所还真就满足了死者家属提出的要求。

记者了解到,今年2月28日晚上,德阳中江清河乡石碑河村的刘欢(化名)过19岁生日,便邀请来了同乡的同学朋友周光(化名)等14个人来家里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。很快,久没见的同学和朋友们开怀畅饮起来,六瓶白酒没了,两件啤酒也喝完了,周光当场就醉倒了,不胜酒力的刘欢也上楼到床上躺下了。凌晨三四点钟,刘欢清醒过来的时候,发现身边睡着周光,此时已经嘴唇发紫呼喊不应了。虽经送医抢救,周光还是抢救无效死亡。周光的父母要求刘欢及同桌饮酒的人对儿子死亡进行赔偿。清河乡司法所通过调查和调解后,最后协调刘欢等同桌吃饭的14人赔偿了周光家11万元,由于刘欢是酒席的召集者,另外还支付了送周光遗体去殡仪馆的费用4000元。

醉酒后醒来,睡在身边的朋友已喊不答应了

2月28日,是德阳市中江县清河乡石碑村11组刘欢19岁的生日,父母都在外面打工的他,便邀请同乡的同学和朋友来家里参加自己的生日宴会。

刚刚退伍回来的20岁小伙子周光也在邀请之列,他们是同学。

生日酒宴很快开始,久没见的同学和朋友们开怀畅饮,6瓶白酒很快就喝完了,刘欢又搬来两件啤酒。

周光还没等啤酒上来,在白酒这一轮就已经醉趴下了,已经到院子里去吐了好几次了。

众人见周光喝不动了,也就没有再行劝酒。其余人则继续喝着。

在推杯论盏之中,刘欢也感觉醉了,便留下仍在喝酒的朋友们,上楼睡觉去了。

第二天凌晨三四点钟,刘欢醒来,头疼无力的他,睁眼看看床上,躺着几个人,周光就躺在他的身边。屋里的灯也没有关。

“我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睡的。”醒来的刘欢看见身边的周光嘴唇发紫,便喊周光,却喊不答应,“又摇又喊,还是没有反应。”

刘欢立即把其他几个人都喊醒,然后将周光送去清河乡卫生院抢救。

送医院抢救,年轻小伙子抢救无效死亡

“刚送来的时候,还有一点微弱的脉搏。”据清河乡卫生院的医生介绍,但抢救了十多分钟后,医院宣告周光抢救无效死亡。

“我是五点过接到电话的,当时天还没亮,说周光喝酒醉死了,我很吃惊。”周光的伯父周云丁说,接到电话后他赶紧给弟弟打电话,“我在电话里还训他呢,问他怎么管的娃娃,才回来没几天就出事了。”

周云丁说,周光的父亲告诉他说,周光天天基本都在家,2月28日下午四五点钟还打了电话,后头就关机了。

一家人赶到医院,看到头一天还活蹦乱跳的儿子如今却怎么也叫不答应了,母亲当场晕倒了。

“他才20岁呢,才20岁呢,还我儿子还我儿子……”周光的母亲悲愤地对刘欢等人说。

“我到刘欢家去,他就在大门外,整个人像呆了样。”石碑村村主任林桂琼说,刚刚进院子,就看见院子里到处都是呕吐物,“东一摊西一摊,酒味大得很,熏得人直发呕。”

进入屋子,林桂琼说,桌子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菜了,只有一些花生米,酒瓶子到处都扔的是。

上楼后,又是院子里的景象,到处都是呕吐物,“地上,床上,被套上,到处都是。”受不了的她,赶紧退出来,只留下警方拍照取证。

经家属同意,法医对周光的遗体做了部分解剖检验,气管内见大量乳白色食糜附着,气管粘膜充血,“基本确定是醉酒后呕吐物阻塞支气管窒息死亡。”

司法调解 同桌饮酒的人赔了11万

儿子参加一个生日宴就死了,对于父母来说,难以接受。

于是,他们找到了乡司法所,要为儿子之死讨个说法。

“当时他们来,直接提出了一个80万的赔偿要求,要求刘欢家赔,要求参与喝酒的人都赔。”清河乡司法所所长陈军介绍说,在接到家属的调解请求后,他们立即前往双方的家里了解情况,并找来派出所民警了解情况。

“警方调查后基本排除了刑事案件。”陈军说,剩下的就是司法所的调解工作了。

“第一次调解时3月6日,双方对于赔偿金额问题差异太大,最后没有达成和解。”陈军说,他又立即将此事给分管副乡长黄晓明报告,黄副乡长也加入调解行列。

“我本来就是基层司法工作出来的,在听说死者家属提出了赔偿要求,刘欢等人也作出了回应,我知道,这个是可以谈的,只是需要达成一个双方都能接受的金额。”黄晓明说,经过调查,他们知道在周光醉酒死亡一事上,主要责任在于饮酒者本人,其余参与酒局的人也有部分责任,“主要在看到死者醉酒是否及时有效救治上,但都是次要责任。”

第一次调解失败后,周光的母亲回到家里,便不再出门,“我们弟弟背她抱她出门,她都不来,连亲戚都不走了。”周云丁说,就连他这个哥哥家,就挨着的,都不走动了,“害怕长期下去,她也受不了出意外。”

“当天参与酒局的包括死者在内,总共15个人,有两个人来现场看了一下就离开了。”陈军说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他每天都分别给参与酒局的那些人打电话,和他们商量,并对他们的父母进行劝说,“他们都是20岁左右的年轻人,自己也没有多少钱,钱基本都是父母管着的。”

一个一个劝说,一个一个劝说,“最多一天差不多打了五六十个电话,每家都是三四个电话。”陈军说,电话打多了,耳朵那几天都不灵光了。

但,辛苦总是换来了成果。

就连最开始认为自己只是“吃了几口饭”的人,最后也被陈军的苦口婆心攻下了,“他(陈军)也很不容易。”余狄(化名)说,他接受了陈军给他们说的金额,他和女朋友一共出了5000元。

“我们经过与参与酒局的所有人及他们的父母反复沟通,最后确定给死者家属提出的金额是11万元,如果他们还不能接受的话,我们就只能建议他们走法院打官司了。”陈军说,在周家其他家属的劝说下,为了让儿子早日入土为安,周家人最后接受了。

在陈军给记者出示的一份《人民调解书》上载明,除了余狄及女友支付周光父母安慰费5000元外,其余的人每人支付3000元,另外的没有支付到位的金额由刘欢家支付。

失去了一个儿子,多了十多个干儿子

“在周光死后第二天,在外面打工的刘欢的父母就赶回来了。”林桂琼介绍说,刘父一回来就表示要去周家探望,表达安慰之情,“我就赶紧跟周家联系,最开始他们同意了,刘父就去买水果补品这些。”

林桂琼告诉记者,当时刘父说要带刘欢上门拜周家父母当干爹干妈,“他说这个儿子今后是刘家的,也是周家的。”

但很快,周家拒绝了见面的提议,认为当时周母太多悲伤,怕刺激之下做出意外举动,产生更大的伤害。

“在调解完后,他们两家人见面了,周家也接受了这个干儿子。”林桂琼说。

刘欢也表示,自己过年过节回家,都要去看望周光的父母。

在刘欢的提议下,当天晚上参与喝酒的10多个小伙子也纷纷表示,过年过节将跟随刘欢一起去看望“干爹干妈”。

争论焦点:就一桌喝酒为什么要赔钱

在陈军挨着挨着给当晚同桌饮酒的14个人做工作的时候,大家质疑最多的就是,“仅仅就是一起喝了酒,为什么要赔钱?”

“酒是他自己喝下去的,又没有人硬灌他。”周光的部分同学和朋友认为。

“我就在一个桌上吃了饭,我又没有喝酒,为啥也要赔?”同桌的余狄的女友说。

对此,周母提出了自己的看法,“如果不是他们,哪里喝得到那么多酒?六瓶白酒喝完了不说,你们还喝了那么多啤酒,现在我儿子醉死了,你们就应该赔。”

对于赔偿了大部分钱的刘欢来讲,也很冤,“本来过生日高高兴兴的事情,结果还闹出了人命,还赔了那么多钱。”

刘欢的父母倒比较通情达理,认为确实是儿子召集了酒局,才出了事情,“对于多赔钱,没有太多要说的,毕竟死者为大。”

而在农村当了多年村主任的林桂琼也说,“因为喝酒醉死了让一桌子人都赔钱还是头一回遇到,农村里喝酒醉死的不少,但基本上都是安慰一下表示一下就是了。”

关于每个人都赔钱的理由,清河乡司法所给出的答复是:死者周光本人过量饮酒导致死亡,其本人是成年男性,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,明知醉酒的危险性,却没有控制风险,存在重大过错,承担主要责任。但刘欢等人当天晚上没有及时有效阻止周某过量饮酒,且没有在其醉酒后采取及时有效的救助措施,也存在不妥之处,虽然第二天凌晨发现其异样后送医抢救,但已经晚了,过了最佳抢救时机,最终周光死亡,处置不当。